李佩甄 不必情同母女,也能做對好婆媳
李佩甄 不必情同母女,也能做對好婆媳

婆婆與媳婦來自不同家庭,年齡可能差了一大截,卻嫁進同一家,愛著同一個男人,她們要如何和平相處? 教養兒孫,意見相左卻不傷和氣? 兩性專家吳娟瑜與藝人李佩甄,分享讓婆媳關係更融洽的智慧。

一定要親親熱熱、情同母女,才是理想的婆媳關係嗎? 兩個年齡有落差,又來自不同家庭背景,還有「利害關係」的女人,要剛好一拍即合、親密無間,還真的需要幾分運氣。

婆婆輩的兩性專家吳娟瑜,以及有「台灣好媳婦」之稱的藝人李佩甄,她們與自己媳婦(婆婆)的個性正好是南轅北轍,在婆媳關係中也曾有過挫折感,或是讓對方受傷過,但她們都努力在學習,摸索出讓彼此都感到自在的相處模式。

婆媳就算不能做到完全「麻吉」,至少也能做一輩子的好家人。

Q:談談你們各自的「婆媳關係」,跟你們之前的期待是否有落差?

吳娟瑜(以下簡稱吳):我們的婆媳關係應該算是「漸入佳境」型吧? 我沒女兒,個性又活潑外向,喜歡親密一點的關係。 兒子結婚前,我原本「幻想」未來的婆媳關係,應該是像母女或姊妹淘一樣無話不談,可以手挽手出去逛街、喝下午茶……

可是我的媳婦跟我個性完全不同,她來自一個比較嚴肅的原生家庭,個性認真有原則,比較強勢、不苟言笑,她不喜歡那麼「黏」的關係,並不希望婆婆沒事就來噓寒問暖、問東問西。 我一開始刻意跟她親近,反而對她形成龐大壓力;而她有意無意的閃躲,也讓我有點受挫。

我不否認,我們家的「婆媳」或「翁媳」關係也曾緊繃過。 有人說:「吳老師,你不是『專家』嗎?就算有問題也可以自己諮商解決吧?」錯了! 我的角色既然是「事主」,就很難扮演「公親」,球員兼裁判,媳婦當然缺乏信任感。 我不管建議什麼,可能都有偏袒兒子的「嫌疑」,這樣諮商的效果怎麼會好呢?

所以後來媳婦主動要我推薦其他的婚姻諮商師給他們夫婦時,我其實很高興,由其他專家站在客觀角度上給建議,他們比較聽得進去。

我學著「少過問」,多留一點空間給他們,僵局反而就豁然開朗。

李佩甄(以下簡稱李):我們家的情況跟吳老師不同,我娘家的風格三八活潑、嘻嘻哈哈、講話大剌剌;但婆婆卻是纖細內斂的人,她說話比較迂迴,不好意思直接給我命令或建議,所以我得學會聽懂她「語重心長的弦外之音」。

比如說,我們結婚前,她問我:「你甘心從絢爛歸於平淡嗎?」她的意思其實是:「我希望你能以家庭為重,當個賢妻良母。」我要生小西打前,她問我:「你打算在哪裡生呢?」她的意思其實是:「我希望你可以到美國待產(因為佩甄的大伯大嫂也是如此)。」

因為我比較直,我有時候會不小心讓她受傷。 記得有一次上談話節目,我講到我跟我老公去看電影時,被我娘家媽媽十二道金牌叫回去顧孩子,婆婆友人誤以為是在講她,跑去揶揄婆婆不近人情。

事實上我婆婆常任勞任怨幫我照顧孩子,聽了以後非常傷心,但她一開始沒說破,只是好幾天都沒來看孫子,也沒打電話。 我正覺得奇怪,她寫了一封email給我,淡淡的說,希望我「以後在電視上的陳述要根據事實」。

我一看不得了,事情大條了,連忙回信、打電話道歉,解釋自己工作上偶爾要做一些節目效果,不知道是哪個節目、哪個說法讓媽媽委屈了……弄清楚以後,發現原來是烏龍一場,大家誤會冰釋,又可以和樂相處。

我覺得,婆媳終究缺了層血緣關係,有很多事情真的沒辦法這麼百無禁忌,所以「溝通」相形之下就更重要。 而溝通是有訣竅的,婆婆畢竟是長輩,你做晚輩的溝通姿態就應該要柔軟一點,就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摩擦。

Q:你們會覺得自己跟對方(婆婆或媳婦)在「搶」同一個男人(兒子或丈夫)嗎?

吳:說真的,「你媽的寶貝兒子」,可能是普天下人妻們最感冒的角色之一,丈夫跟媽媽關係太親密,有時候難免會影響夫妻關係。

我承認,我以前是一個很「黏」兒子的媽媽,我跟我兒子一直都很有話聊,他以前每天晚上都會到我房裡來聊天。 但有了媳婦以後,還天天這樣床邊談心,好像就變得「怪怪的」;偏偏我兒子也不太「長進」,在太太面前也口無遮攔,動不動就是「我媽說……」 。

我意識到我跟兒子太過「要好」,可能會讓媳婦心生「被排除」的失落感,甚至我覺得我的角色好像變成「小三」一樣,非常尷尬。

我真的希望他們夫妻倆可以過得幸福快樂,所以我後來決定退出這個糾葛的「三角關係」,學著不要這麼黏兒子,讓他們自己像玩翹翹板一樣學著找到平衡。

李:我老公以前神經很大條。 我們全家一起吃飯,他總是殷勤過度,當著婆婆的面不斷挾菜給我,這讓我很惶恐,我覺得這種行徑看在養你幾十年的媽媽心裡,應該會有一點小心酸吧? 我自己現在也是有兒子的人,將心比心,如果是我,自己的「地盤」突然被另一個女人佔領,多少一定會不是滋味啊,所以要教育老公。

(圖片來源:康健資料照片)

Q:你們希望那個關鍵的「男人」─兒子或丈夫,扮演何種角色?

吳:很多男人都覺得婆媳戰爭事不關己,很想置身事外,但這樣只會讓彼此心結更深。 正確的做法應該是積極參與,扮演潤滑彼此的中間人,傳話的時候要有技巧,少把「我媽說……」、「我太太說……」當口頭禪,適度「隱惡揚善」,減少婆媳心結。

李:對,重點就是不要太「白目」,說話行事要懂「眉角」,請多考慮媽媽和妻子這兩個女人的心情,男人體貼一點,女人的戰爭就會少很多。

Q:是否曾因為教養小朋友的觀念不同,導致婆媳意見相左?

李:我生第一胎時,戒慎恐懼,真的就是「照書養」,專家說在家不要給孩子吃牙餅之類的零食,我就謹遵指示;可我婆婆很喜歡拿牙餅給孩子吃,享受那種逗孩子的樂趣。 我不喜歡這樣,曾溫和但強硬的跟她說:「媽,不要給B寶妹吃那個。」

有一次,我在房裡化妝,等著要上通告,化好妝以後,打開房門,正好看到我婆婆拿著一枚牙餅,準備要給B寶妹吃,她一看到我出來,大概是怕我不喜歡,竟驚慌的立刻把牙餅塞進自己嘴裡吃下去。

她的反應讓我突然一陣歉疚,說到底,她只不過是一個想要含飴弄孫而已啊,又不是三餐吃牙餅,偶一為之,我幹嘛要這麼嚴厲呢?

後來,生了老二以後,​​不再緊張兮兮,從照書養變成照豬養。 回想起一開始的頑固堅持,實在有點好笑。

教養不同調時,若真的影響很大,是應該好好溝通,但如果無傷大雅,則不妨先問自己:有這麼嚴重嗎?

吳:我也有過這種經驗。 我媳婦覺得要讓小孩自己剝水果、自己吃,大人不要幫忙,可是我就是喜歡把水果切小小塊,用餵的。 有一次,我切好水果從廚房要走到客廳餵孫子,正好我媳婦下班回來,我聽到她開門的聲音,連忙緊急折返,把水果擱在餐桌上,假裝若無其事的說:「皮皮你們自己來吃哦。」真是好險哪。

其實想想,我媳婦的教養原則是對的,我是應該尊重她,只是做阿嬤的有時候就是忍不住嘛。

Q:你們有什麼讓家庭家和萬事興的「撇步」可以分享給讀者的?

李:要認清楚一件事:婆婆是家人,不是外人。 既然是家人,就敞開心胸接納,不要彼此排斥迴避。 我安排家庭聚餐或旅遊時,都會找我公婆一起去,有時也會「揪」我娘家爸媽一起熱鬧,當初為了讓一大家子都能快樂出遊,還特地買了九人巴,大家一起玩久了,就會產生親近的感覺。

出國玩,記得帶個禮物給家人;逢年過節或家族有什麼婚喪喜慶,對婆家跟娘家親戚都不要失了禮數,這樣就會讓自己變得比較「得人疼」。

吳:對我來說,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留空間給對方,其次是避免有害的負面情緒在家裡醞釀。 彼此有空間,家裡沒有負面訊息,就能夠相安無事。

我很慶幸,我跟我媳婦都是願意反省和改變的人。 其實何必一定要強求兩個背景、個性迥然不同的女人做到「情同母女」呢? 和平相處、彼此尊重,拿捏出一段讓彼此都感到「舒服」的距離,做一對好婆媳就足夠了。

轉載自大健康招商網, 版權全屬大健康招商網

留言

請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