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案一:硬銷萬元染髮療程 高壓推銷長者圖利

年屆70的投訴人於A理髮店染髮時,不斷被職員游說,指舊有染髮療程已經不合時宜,建議投訴人轉用新產品。投訴人即時婉拒,但結賬時被4名職員包圍,並以威脅口吻游說投訴人購買約$10,000的療程,即使扣減現有染髮療程的餘額後,仍需支付約$7,000。投訴人在混亂及慌張下,以信用卡付款。

投訴人的兒子當晚發現母親花費近萬元購買「防衰老療程」及「活氧療程」,由於單據列明7天內可退換貨品,兒子遂聯絡A公司要求退款。A公司客戶服務職員記錄資料後,一直沒有回覆。兒子於是陪同投訴人往A公司與職員理論,惟職員聲稱門市不辦理退款,投訴人需自行聯絡公司。雖然投訴人的兒子成功致電A公司經理並要求退款,惜經理隨即掛線。兒子向消委會投訴,要求取消交易。消委會向A公司發信查詢,職員回覆已直接與投訴人聯絡,而投訴人的兒子亦確認A公司安排退回信用卡約$7,000扣款。

個案二:大額購買護髮療程及產品 頭皮發炎退款無門

B公司職員指投訴人的髮質欠佳,建議做定期護理,並推介歐美品牌的產品,令效果更理想。投訴人以約$52,000購買防脫髮、增髮及白髮護理3項療程,包含近百支焗油、增髮水及護髮精華產品。及後的2次療程中, B公司職員均會檢查及確定頭皮情況,但在第2次療程後,投訴人發現頭皮長了1粒紅點,第3次療程後,頭皮上長出多粒紅點,並出現腫脹疼痛等徵狀。

皮膚科醫生診斷投訴人的頭皮發炎,指示投訴人停止護髮療程。投訴人遂向B公司出示醫生証明並要求退款,但職員轉交個案至辦事處後便沒有再跟進。及後,投訴人發現同款增髮水在坊間只售約$200,惟B公司卻售近千元,投訴人認為B公司不老實,故尋求消委會協助,要求退回尚未使用產品的費用。經消委會介入, B公司依然拒絕退款,只同意為投訴人轉換其他產品或服務。投訴人考慮後同意B公司的安排。

個案三:預繳單剪劵到其他分店使用須補回差價

投訴人到C公司油塘店剪髮,每次為$50,去年9月,經C公司職員游說投訴人購買$35的單剪代用券。購買後1個月,投訴人發現油塘店已結業,店門張貼「單剪券顧客可光顧藍田店」,投訴人遂前往藍田店,但職員要求補回$20差價才可使用單剪券。縱然單剪券上並無列明其他附加費,職員堅持這是公司規定。投訴人指單剪券上印有C公司各分店地址,認為憑券即可到各分店剪髮,毋須額外付費。投訴人認為使用剩餘的單剪券,不但要前往較遠分店,還要額外補貼差價甚不公平,因此向消委會投訴。

消委會聯絡C公司藍田店,負責人斷稱藍田店沒有推出單剪券,而油塘店單剪券的面值低於藍田店,堅持必須補回差價才可使用。儘管投訴人其後不欲再作追討,但認為油塘店即將結業,仍銷售單剪券的做法不妥當,同區不少街坊及長者也有相同遭遇,消委會遂按投訴人意願轉介個案予海關調查。

下一頁是使用預繳式頭髮護理服務時應注意的事項,一定要看。

留言

請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