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賽道上,當多數人享受無拘奔馳,卻有人被規範激起鬥心,誓在約束下爭勝,港將程小雅(Jessica)對競走正是這樣甘之如飴。從香港到美國,從高中體育課到世界頂尖舞台,這名港隊一姐意志堅定,甚至許願明年挑戰奧運,誓征服以公里計的孤單路途,「走」出不一樣的人生。

孤身踏破束縛-程小雅走向奧運-每周疾步140公里-為夢想「要做得比人多」
程小雅

「競走?外國朋友聽到也一頭霧水,我便說是鬥快行。」談及自己苦練12年的運動時,快人快語的Jessica少費唇舌,給出一個最顯淺的解釋。雖說是演變自日常步行,但作為逾百年奧運歷史的競技項目,競走豈是如此簡單?競走對姿勢要求甚高,細微至膝蓋、腳跟,每踏一步都會被嚴謹監察,運動員走步時臀部誇張地左右扭動,正是要避免犯規,又要全速前進。聽起來甚痛苦,明明要鬥快,何不拔足狂奔?Jessica卻視限制為挑戰:「沿途很多裁判,但我要挑戰他們;不同於跑步的盡情,競走要兼顧動作,規則會成為你加速的心理障礙,的確很難,卻令我更想征服。」

踏上起步線一刻,或總靠點緣分。2007年,讀中六的Jessica在好奇心驅使下,報名參與現已停辦的大型競走賽,上網睇片自學,竟無師自通躋身頒獎台,這面銅牌亦成人生轉捩點。本來她在每周體育課之外,從不愛好運動,考慮家境和成績,或難以升上大學,但該次競步賽後,她隨本地競走會練習,憑過人天賦,一年後躍升香港排名第二,更考獲運動員獎學金。就這樣,她從運動冷感成為競走健將,也從香港「走」到美國。

屢破香港紀錄  「再難捱也值得」

美國運動風氣興盛,大學校隊更是好手如雲;Jessica帶着僅一年運動資歷赴美,2009年首戰全美大學生賽,本有望衝擊三甲,卻怯場失準僅得第10。翌年她於同一賽事爆冷封后,全憑教練賽前一席話:「他着我起跑時閉上眼睛,想像有一天會站上奧運起跑線。那是迄今最難忘的一槍,最後3圈全力爆發,衝線那刻筋疲力竭,但超越極限的感覺太美好。」

3年前爭入里約熱內盧奧運,她以49秒之差失之交臂,但競走是長途賽,恆心與鬥心缺一不可。失望過後重燃鬥志,Jessica聽從前教練建議,前年1月回流瞄準東京奧運。由兼讀兼練變為全職訓練,她每周練習里數由80公里加至140公里,雖然枯燥乏味,但僅花3個月即首達世界賽標準,上月底再挾唯一港將身分,以30名完成個人第2屆世界賽,令她感嘆再難捱也值得:「有時也想逛街,但每天練習走20多公里,根本不想再行路,只有周日放假,踏出體院空氣也格外清新。」

兩大精神成比賽座右銘

環境身分轉變,成績與日俱進,不變的卻是競走之路始終孤單。Jessica在美國校隊是競走獨苗,如今亦是體院唯一全職選手,但慶幸她是那種鎖定目標,便一往無前的勇者。兩戰世界賽,昂首邁近奧運,Jessica歸功港隊總教練莊志恆,不僅助她改善臀部發力技術,大幅提升體能,更灌輸兩大精神:「第一是more than enough,準備要做得比別人多;第二是不能志在參與,是去競爭。明年若如願出戰奧運,我將力爭前25名,絕非包尾完成便滿足。」

轉載自 明報新聞網, 版權全屬 明報新聞網

留言

請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