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表達的過程中,要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想,怎麼說才讓人更容易接受。
但在表達的過程中,要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想,怎麼說才讓人更容易接受。

「如果你死後可以發一封郵件給活著的人,你會發出什麼訊息? 會給誰?」

我也想過答案。我覺得發給一個人可能不夠,要說卻沒說的話實在太多了,平日裡能說話的機會也太多了,但我卻選擇了沉默。

後來,我問過很多人這個問題。大家無一不陷入沉思,原因都是,如果只能告訴一個人,如果只能說一次,實在難以抉擇。

好像大家都一樣,在能表達的時候,我們真的什麼都沒說。

我想起了今年遇到的幾個涉及人際和戀愛關係的諮詢個案,我在對方說的話裡聽到了他的很多想法、感受和態度,滔滔不絕,好像說也說不完似的。

我問,這些該向對方說的話,你都說了嗎?

答案是一致的,沒有。

這些話語中,有的表達感動,有的表達失落,有的想談期望,有的描繪未來, 還有的是切實可以改善兩人關係的嘗試和解決方法。

最該聽到這些話的那個人卻沒有聽到,有可能這輩子都聽不到。

我也常常聽到很多這樣的聲音:

「我怎麼哄女朋友,她好像都不高興。她不就說不知道,不就說你自己想吧,我到底該怎麼辦?」

「主管說我這個方案做得不好要修改,我已經改了三次了,他還是不滿意,我問他怎麼改才好,他卻說你再好好琢磨一下。」

「朋友心情不好,我拉他去吃飯逛街看電影,他說這不是他想要的減壓方式,我問他想做什麼,他說我也不知道,隨便吧。 」

每次聽到這樣的哭訴,我都能感同身受,在渴望對方表達、溝通的時候,卻總是遭到閃躲,就是這樣含糊其辭的回應,把我們扔在一個巨大的謎題裡,讓我們不得不費盡心思去猜測,但往往猜不到答案。

留言

請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