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紐約時報報道,中國在剛剛開始的時候其實有能力阻止疫情爆發,但國家高層將人民,和公眾的生死放在政治目的,和黨的命令之後。

而這個疾病不是再只是SARS,而是今次我們,甚至全球都要面對的武漢病毒。

1月25日,武漢紅十字會醫院-在中國承認一種新病毒可能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五天后。但其實它已經開始傳播數週了。赫克托·泰姆塔爾/法新社— Getty Images
1月25日,武漢紅十字會醫院-在中國承認一種新病毒可能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五天后。但其實它已經開始傳播數週了。赫克托·泰姆塔爾/法新社— Getty Images

中共政府最初對該流行病的滅聲處理使該病毒得以無限擴散。在關鍵時刻,官員們選擇了為政府而採取保密和維穩:以避免公眾知道和達成政治目的。

根據對武漢居民,醫生和官員訪談,政府聲明以及中國媒體的報導,從12月初出現第一批症狀到政府決定封鎖這座城市之間的關鍵七個星期內,當局使醫生和其他人滅聲。他們淡化了武漢病毒對公眾的危險,使這座城市的1100萬居民不知道自己應該保護自己。他們只關閉了一個確信已經開始將武漢肺炎病毒人傳人的食品市場,但告訴公眾這是為了進行裝修!(相信香港的讀者都沒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紐時指出,當地方官員在一月份的年度大會時,他們不願公開病毒的部分原因是出於政治動機。即使確診個案不斷攀升,官員們也反复宣布不會再有感染 。(香港的政府也宣布,市民不用戴口罩,聲稱這是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

(注意以下的七個階段,不是紐約時報設下的,是本新聞稿根據時段歸類。)

留言

請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