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策略性原油儲存
美國策略性原油儲存

自1998年油價觸底以來,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都是靠著控制產量來控制油價,1999年開始減產,造成石油求過於供,令到油價有持續十年的上升期,2008年更多高見US$140以上。油價上升至US$140以上,最終影響全球經濟,所以接著的是急跌(2008年底低見大約US$40)。2008年油價觸底之後,產油國再次用減產來抬高油價;直至2014年 shale oil(頁岩油)的開採技術改進,頁岩油的生產成本大幅降低,亦降低美國石油進口量,而 OPEC 跟俄羅斯為了打擊美國頁岩油生產(當時成本大約US$50),通過控制產量,希望將油價控制在40美元左右,令頁岩油生產商無利可圖,甚至令頁岩油生產商倒閉。增產造成石油供過於求,令油價持續下跌,2015年底~2016年初更見接近US$30低位,但是減價不但沒有令頁岩油生產商倒閉,反而令他們技術及競爭力都提升,成本跌至大約US$40(可能更低)。


個人認為,美國開採頁岩油的目的主要是為了通過市場競爭,減少加拿大油氣的加價壓力(因為地理原因,大部分加拿大油氣只能夠出口至美國,而且價格比較便宜),以及減少對中東進口石油的倚賴,從而減少對中東事務的關注(美國參與中東政治,基本上是蝕本生意),或者以更有利的姿態去關注中東事務。


根據 Bloomberg(彭博社),昨天(3月14日)題為「Trump Orders U.S. to Stock Up Oil Reserve After Price Crash」的報導,在油價暴跌之後,特朗普總統下令能源部官員購買77 million barrels(7,700萬桶)石油去補充 the strategic petroleum reserve(SPR,戰略石油儲備)。


那各國為什麼需要大幅儲存戰略石油儲備?那就需要回顧歷史,1990年的海灣戰爭時期,世界主要靠中東供應石油,戰爭令石油供應鏈斷裂,引起第三次石油危機,原油價格上升近一倍,影響世界經濟,所以戰爭之後美日都大幅增加 SPR。另外,如果天災比較多的地方,天災期間,供應出問題,亦需要有 SPR,例如美國2005年的颶風,政府就動用了 SPR 應急。

上一次石油戰爭價格
上一次石油戰爭價格


日本戰略石油儲備其實跟美國差不多,足夠大約半年消耗,如果坐飛機去日本,你可能都會從天空中見到很多儲備石油的設施。但是美國的儲存方法不一樣,美國用地下岩洞儲存戰略石油,儲存成本便宜很多,加上美國每次都「趁低吸納」,所以美國 SPR 成本遠低於其他國家。而且從數據可以看到,美國在高位會釋放出部分 SPR,穩定市場價格,又可以賺取利潤。根據 Department of Energy(DoE,美國能源部)公開資料,DoE 在去年年尾(2019年10月~11月間)美國出售了1千萬桶戰略石油儲備。其實 DoE 從 2011年的 Libyan Civil War(第一次利比亞內戰)至去年(2019)年底,都在相對高位(第一次利比亞內戰時高達US$110)出售 SPR,期間總共售了大約7~8千萬桶,大約跟這次「回購」的總量相約。


美國基本上是能源自給自足的國家,加上加拿大的油氣供應,基本上是能源淨輸出國,理應希望油價上升,但是兩年前(2018年12月5日),特朗普總統曾經在 Twitter 說:「Hopefully OPEC will be keeping oil flows as is, not restricted. The World does not want to see, or need, higher oil prices!」顯示美國想石油價格穩定,不想看到油價過高影響經濟。個人認為,油價的升跌,對美國的影響是中性的,但是油價過高或過低,都會影響影響全球經濟,這點美國未必想見到。這次石油戰爭,推低油價,多少都會影響經濟,尤其是在武漢肺炎影響之下,加上今年是選舉年,所以特朗普「回購」SPR 是精明的舉動,符合他的「生意佬」性格。美國的公開資料說 SPR 平均價格是 US$29.7,而「回購」之後,SPR 儲存量只是跟最高位時的數量差不多,所以美國仍然有「加碼吸納」的空間,這對穩定油價有幫助。


總的來說,從 DoE 的石油政策,以及特朗普對「石油戰爭」的反應,可以看出,無論事情發展方向是否如願,都可能是獲利機會,想要在動盪的市場獲利,要有市場觸覺,從這點上看,DoE 及特朗普都是好老師。

留言

請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