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時期用貨幣政策救經濟可以嗎?


美國最近兩次減息相當驚人,分別是半厘及一厘,美元存款幾乎無利息。而中國人民銀行則向合資格的銀行進行定向降準0.5~1%,「放水」5,500億救市。從股票市場的表現,似乎兩種方法都沒有效果,可以說是浪費「金融子彈」。


政府刺激經濟的政策,基本上只有四大類:cut banks’ cash reserve ratio(降準)、cut Fed’s benchmark interest rate(減息)、quantitative easing(QE、量化寬鬆)及 Keynesian(凱因斯式大灑幣),前三者是 monetary policy(貨幣政策),後者是 fiscal policy(財政政策)。


個人認為兩國政府現階段所用的貨幣政策(降準、減息及QE),都不是最好的政策,原因是美國的減息幅度太大,亦都太頻繁,一次過把所有「減息子彈」用光,而大幅度減息會向市場發送錯誤信息,令市場認為武漢肺炎問題嚴重,而且嚴重到影響金融系統,這信息可能會(其實是已經)令市場恐慌,股票市場大跌。股市對 $700 billion(七千億)的 QE 也沒有反應,原因是 QE 只增加 M2(廣義貨幣),如果市場投資者的信心沒有增加,股市基本上是不可能企穩的。


至於中國的降準,個人覺得也不是好辦法,降準增加了的 M2, 跟 QE 的效果有點相似。M2 增加,表面上對債券及股市有「護盤」的作用,防止(至少可以減少)債務「爆雷」的風險,但是現實是大部分增加了的貨幣會流向樓市,亦會增加通貨膨脹壓力,更會增加金融系統的風險,這跟中國政府早前說的的「去槓桿」以及「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相違。


因為中國公開的數據不多,所以很難知道中國政府的舉動背後是否有難言之隱。但是以美國的情況,個人認為政府最重要的工作是保就業,而非為股票市場「護盤」,所以現階段政府最好的策略是不作過大反應,等到就業情況有改變,政府再用凱因斯式的大灑幣,再加上貨幣政策的配合,效果會更好。現階段政府需要做的是預防性及針對性的手段,例如令到相對脆弱的小微企業得以繼續生存。華盛頓郵報題為「Paid sick leave: Who gets it during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的文章說特朗普政府會補貼武漢肺炎受害者的薪金,可能是一個好政策。除了資助武漢肺炎受害者外,特朗普政府其實還可以像澳洲一樣補貼學徒的薪金,也可以考慮退還小微企業過去所納的部分稅款。需要知道在經濟下行壓力之下,保障弱勢社群的生存及生活水平比其他東西都重要,一個國家是否強大,不是表現在富豪生活得多「滋潤」,而是弱勢民眾可以生活得多好。


總的來說,想有效調節經濟,貨幣政策及財政政策需要互相配合。從昨天的中美兩國股市的表現,似乎兩國只使用貨幣政策工具,沒有同時大規模使用財政政策去配合,效果並不理想。

留言

請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