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防疫政策的邏輯是否合理?
英國防疫政策的邏輯是否合理?

英國 Boris Johnson(約翰遜)的佛系防疫政策,在英國及世界各地引起廣泛討論,其實他的政策背後的邏輯是否合理?


首先,herd immunity(群體免疫)是指當群體中有足夠大比例的人因各種原因(可能是接種了疫苗,亦可能是已經受感染)而獲得免疫力的時候,病毒的感染鏈被中斷(病毒的R0少於1),群體沒有免疫力的其他人被傳染的機會少了,新增個案少於出院個案疫情慢慢減少。
第二,這個方法是否可行?如果病毒引致的死亡率很低,這種方法其實可行。從公開的統計數據,年輕人的死亡率的確相當低(沒有長期病患的年輕人似乎都能夠痊癒)。但是,從意大利的數據可能看到,老人家被感染的話,致死率相當高(意大利老人比例偏高),所以這種政策可能會引發「年齡歧視」的辯論。
第三,另一個考慮因素是如何隔離老人家,令他們受感染的機會減少?用行政手段效果最好,但是這對民主國家而言,幾乎是不可行的。


第四,英國沒有經歷上次沙士的威脅,市民防疫意識差,加上在民主國家,政府不可能強迫市民留在家中,所以約翰遜的佛系防疫政策,亦令到市民恐懼感提升,這種恐懼感對英國抗疫可能有幫助。

個人認為約翰遜的佛系防疫政策,在理論層面似乎合理,但是實行上似乎不太可行。但是用佛系防疫政策,打個空砲,增加市民的防疫意識,再加上政府的真正防疫行動,效果可能比只用防疫行動會好。其實用統計加 common sense(常識),防疫不外幾種方法:


第一,減少(或消除)infected host(病毒宿主,即是已經被感染的病人)的 shed out(泄出),所以戴口罩、檢疫及隔離都有效,簡單而言就是減少感染其他人的機會;


第二,用防護裝備(例如口罩、護目鏡、手套等)以減少對與 susceptible host(疑似宿主)的直接接觸,簡單而言就是減少被潛在患病者感染的機會;


第三,降低病毒在環境中的生存時間,陽光、紫外線、高溫、臭氧、氯,例如 TCCA 或者 Chlorine Dioxide(二氧化氯);


第四,減少接觸 vector(病媒、載體)或者任何病毒可以停留的地方,簡單而言就是「唔好周圍摸」;


第五,清潔潛在病毒載體,簡單而言就是「清潔、清潔、再清潔」,「洗手、洗手、再洗手」。


總的來說增加民眾的恐慌是最好的防疫措施,約翰遜的佛系防疫政策引發的恐慌,如果有適當地隔離老人家,再做適當的宣傳相配合,令國民防疫意識增加,做到上述五點,將 R0 盡可能降低,加上 God’s help(上天的配合,夏天的到來),可能真的有效。

留言

請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