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UX設計師到癌友

一個彰化女孩,畢業於台北科技大學,生病前正擔任使用者介面與體驗(UI/UX)設計師。談起生病過程,她雲淡風輕。 「2017年,我有一兩次呼吸不順,當時覺得是工作壓力大。直到有天在上班路上,我竟然暈倒。送急診照X光才發現,胸腔有個十多公分的腫塊。是淋巴癌第三期。」

「我到台北來,本來想賺很多錢、拚命工作、想買房子。但突然間,我不能工作,什麼都沒了。」

「我們這個年紀,誰都想要自己漂漂亮亮的,」謝採倪說,自己一向打扮入時,罹癌後先做了6次化學治療,後疑似復發,繼續5~6次標靶治療、25次放射療法。接踵而來的變形、掉髮等副作用,讓向來自信亮麗的她,變得消極、焦慮。

第一次嚴重的外貌改變是因為切片。癌細胞從胸腔擴散到脖子,已有些腫塊,手術後癌細胞受到刺激,長得很大。脖子到臉嚴重變形,腫了一個禮拜。

外表逐漸改變,還包括服用類固醇出現月亮臉、水牛肩;化療與放療也會破壞毛囊細胞,使毛髮脫落。

低潮期她曾把自己關在家兩個多月不敢出門,天天叫外送。 「那幾天我看到自己的臉,覺得完蛋了,以後怎麼拿下口罩?甚至想乾脆死掉算了。」

化妝?素顏?擁抱自己 開心就好

「癌細胞讓『我』變得不是『我』。」這是生病最痛苦的部分,謝採倪說。掉髮、眉毛脫落、水腫、紅斑,「追求美麗」變成許多癌友想說卻不能說的秘密。

(治療期間,謝採倪的脖子胸口均出現大片曬傷的紅斑。她花了一段時間,才重新接納自己的身體。圖片來源:謝採倪提供)

她說,曾有癌友在乳癌社團詢問乳房重建的費用與建議,貼文卻被其他癌友抨擊:「漂亮要給誰看?」、「如果男人愛妳只取決於妳的胸部,那種人不要也罷!」這讓謝採倪懷疑,難道對癌友來說,「變美」是如此奢侈、膚淺的事情嗎?

當生病的身體變得不像自己,人人都需要再熟悉這樣的身體、與它和平共處,「化妝、打扮如果能讓我重新探索自己,為什麼不可以?」

今年的世界癌症日,由美國癌症協會(America Cancer Society)等多個機構合作的「容光煥發,心情更好」(Look Good Feel Better)計畫也指出,適度打扮能增加癌友信心,有助抗癌。

謝採倪說:「這代表妳沒有因為生病被剝奪了什麼,還是照舊過日子。」有些人認為,生病後更要回歸自然、擁抱自己。但兩者並不衝突,只要找到最舒適的打扮,就是好方法。

留言

請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