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制裁之聲不斷的影響下,中芯從高位持續下跌,到今天更低見16.74,收市17.28港元。
在制裁之聲不斷的影響下,中芯從高位持續下跌,到今天更低見16.74,收市17.28港元。

一直都想買中芯的股票,但它的股價在過去幾年跟台積電幾乎同步,而港股交易成本較高,所以沒有買。記得今年7月,在華為被制裁之初,中芯曾經上到44.8港元,比3月的9元多,上升了4倍多,當時有點後悔沒有買。近日看新聞,見到中芯國際也被傳出被美國制裁,在制裁之聲不斷的影響下,中芯從高位持續下跌,到今天更低見16.74,收市17.28港元。在中芯也被制裁之下,中國芯片自主研發似乎是事在必行。

早前在國內新聞上看到,在未來五年內,中央政府會投放9.5萬億人民幣,加速推動中國半導體業,希望盡快能做到芯片自給自足。但是這些推動自主研發的政策,會否最終變成芯片大躍進?今年至今,全國已經有接近一萬家(國內媒體《21世紀經濟報道》說今年首8個月,已有9335家,而且數量在增加中)不同企業轉戰芯片市場,當中大部分轉型「搞芯片」的企業,原本與半導體產業毫無相關,這不禁令人想起中蘇交惡之後的「人民公社」及「大煉鋼」,以及余華的《活著》及張藝謀改編的同名電影。當缺乏相關技術的群眾們,築起「土高爐」,就真的能煉出鋼的未來嗎?余華己經給出答案。

說起《活著》,最記得的是連福貴(葛優飾演)的皮影戲道具上的鐵絲也要拆下來,用來煉鋼的材料,用作製造「解放台灣最關鍵的兩顆子彈」。在「搞芯片」熱之下,加上頻頻出台的優惠政策,任何只要加上「芯片」兩字,資金就會流過去,股價就會升,結果迎來了一批紡織、建材、糖品之類的毫無經驗的產業轉向經營。這種「搞芯片」的方法跟村裡人用福貴的皮影戲道具上的鐵絲代替銅去造子彈沒有太大差別。現實是芯片涉及非常長而複雜的產業鏈,從設計到生產,中間需要世界各地的頂尖人材、企業經過數十年的努力,不斷汰弱留強,才有今天的成就。即使美國,也需要依賴荷蘭的極紫外線光刻機、日本的光刻膠、台灣的晶圓製造等等,才有可能造出芯片。

而這些產業鏈上的企業,很多是近乎獨家的,而且是環環相扣。我估計這「萬家大鍊芯」的轉營企業中,大部份會跑去做看起來技術含量高,但事實是技術門檻最低的芯片設計。說起芯片設計,基本上就像疊 Lego(樂高)積木,或者是 MIT 的 App Inventor,簡單而言就是把人家已開發好的「模塊」疊加起來;當然疊得好不好也有一定技術含量。跟其他行業不一樣,芯片的整個產業鏈中,門檻最高的是生產。生產看上去只是重複又重複的工序,但要精準地完成,絕非易事。除了無相關性的企業轉型「搞芯片」外,更奇怪的是,國內媒體近日吹捧的八旬婆婆黃令儀,說什麼她「打破西方壟斷」,連美國都害怕之類的話。現實世界與想像中的世界很不同,電子業是一個年輕人主導的行業,行業的發展靠的是一班聰明、有創意及願意付出的年青人。

記得早年由研發轉戰營銷的時候,拜訪過華為、中興、聯想等國內電子企業好幾次,也拜訪過蘋果、NS、TI、思科等國外企業,看到不論中外,不論管職位高低,幾乎全是卅歲左右的年青人。聽說華為工程師說,他們有些硏發人員,40多歲就得退休;當年也是40多歲的我,聽後感觸良多。在整個電子業中,芯片是最高科技的一環;而在整個芯片行業中,生產又是重中之重,國內媒體找個八旬婆婆當「標兵」,我真的不太理解。總的來說,推動國家科技自主研發,方向絕對是正確的,但萬家煉芯,似乎引來「黑心企業」大煉黑芯,幾會更大。這些企業根本沒有製造芯片的經驗,想要從頭開始,沒有幾十年是不可能成功的;可是中國需要解決的是燃眉之急,所以將現有芯片企業的資源整合,把資金投在「刀口」上,更加可取,「爛尾」的機會更低。

個人認為,中國想真正發展芯片行業,與其「萬家大煉芯」,不如「成就一家」大的。

留言

請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