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種蘋果,在當地吃和在香港吃味道亦有很大差別。我想這主要是出口香港的蘋果主要靠海運
同一種蘋果,在當地吃和在香港吃味道亦有很大差別。我想這主要是出口香港的蘋果主要靠海運

昨天散步,信步來到中環 IFC,進入商場內的 city’super,見到賣近30大元的澳洲 Bravo 蘋果,想吃,無奈阮襄羞澀,多看了幾眼就算吃過了。

回家路上,經過長江中心,走進地庫的百佳超級市場,見到賣12.9元一個的紐西蘭 Envy 蘋果,正想掏錢之際,見牆角堆放着兩個一包,一份10元。拿上手細看,只見蘋果未壞,只是顏色暗啞,果皮有點凹凸。心想可省15大元,不妨試試。幸好運氣不錯,蘋果爽脆多汁,結果令人喜出望外。

說起蘋果,這可能是每個人吃過的第一種水果。蘋果的價格差距非常大,由幾元到近百都有。在蘋果盛產的地方,如波士頓和紐西蘭,酒店會免費供應蘋果。在收成季節,當地蘋果的價格還比不上一般糖果。同一種蘋果,在當地吃和在香港吃味道亦有很大差別。

我想這主要是出口香港的蘋果主要靠海運,為保證蘋果在運輸過程中不會變壞,要在還未成熟前就摘下來,甜度不夠。再者,果農也會為蘋果「打蠟」,結果蘋果的皮就不能吃了,風味也打了折扣。

除了產地、品種會影響價格之外,還有其他影響因素,就像我買到的 envy 蘋果,沒有變壞,但就以低於半價出售,其中的原因是什麼?

第一,perishability(易腐爛性),所有農產品都有食用時間限制,對供應者來說,過了限期不但賣不出去,而且有處理成本;所以價格會隨着時間的過去而向下調整,就像張五常所賣的年桔一樣。對消費者而言,在將熟未熟之前買,應該是最化算的。

第二,price elasticity of demand(需求彈性),有些人非要澳洲 Bravo、紐西蘭 envy、青森林檎不吃;有些人無所謂,只要是蘋果就可以;有些人像我一樣,喜歡蘋果,也喜歡其他水果,所以每種消費者的 price elasticity of demand 都不一樣。

第三,information asymmetry(資訊不對等)與 time cost(時間成本)。店員每天對着水果,對水果的認識一定比消費者多,可是店長又不可能容許店員化太多時間去決定水果該不該減價,那個該減,那個不該減。而消費者可能像我一樣,反正無聊,時間多的是,就這樣,消費者就有可能反而比知識多的店員更有優勢。以蘋果的例子,可以眾裏尋它千百度,驀然拿起,那果卻在特價貨架處。總的來說,只要肯花時間動動腦筋,買蘋果這小事,可能也有不少經濟道理,值得實證派深入硏究。

昨天的蘋果已經消化了,今早起床,忽然想起求學時期拜讀過明代劉基及現代張五常的兩篇《賣桔者言》,希望找天可以重温一遍,也許會有更深的體會。

留言

請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