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是由一連串偶然的事件,在一個必然的趨勢之下互動;而這必然的趨勢又會因為偶然事件而改變發展方向,使這必然性的發展變成偶然。
歷史是由一連串偶然的事件,在一個必然的趨勢之下互動;而這必然的趨勢又會因為偶然事件而改變發展方向,使這必然性的發展變成偶然。

有人說歷史有必然性,有這種看法在中國人中比較普遍。亦有人說歷史並無必然性,歷史純粹是由一連串的偶然事件組成的。

從中學階段讀歷史時我已經爭扎於兩個看法之間,深受二元歷史觀之苦。長大之後,才知道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除了少數普世價值的「大是大非」之外,甚至根本沒有黑白,只有不同程度的灰。

首先,歷史的確有一定程度的必然性。古代如此,現代也如此;中國歷史如此,西方歷史也如此。二千多年前的秦朝,百多年前的美國,現在的歐盟不就是分久必合嗎?兩百年前的 Irish War of Independence(愛爾蘭獨立戰爭)、二百多年前的美國,五十多年前的新加坡,進行中的英國脫歐等就是合久必分的例子。所不同者,只是現代的分分合合是用比較文明的方法進行,愛爾蘭脫英通過武力完成,英國脫歐通過全民公投決定。細心分析,又可以看到這些必然的事,內裡又是一連串偶然事件所觸發。

想像一下,如果英國當年公平地對待愛爾蘭,愛爾蘭會選擇獨立嗎?個人認為應該不會,如果當年英國對待愛爾蘭好一點,那些觸發獨立戰爭的偶然條件就不會發生;情況就像蘇格蘭一樣,壓力未大到足以全民反抗英國。但是蘇格蘭人不是經常說想要獨立嗎?個人認為蘇格蘭獨立主要是「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加上部分人對英國脫歐不滿所造成的。

但是,是否所有歷史都沒有必然性呢,答案是否定的。奴隸制度的廢除就是歷史的必然性;有沒有 Abraham Lincoln(林肯)的 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解放奴隸宣言),奴隸制度都會被廢除。原因是當人類文明發展到一定程度,廢除奴隸制度的呼聲會越來越大,最終奴隸制度一定會結束,問題是遲早。林肯的出現,是偶然性,但他的出現卻又真的加速了廢除奴隸制度這件必然事件的發生。

看回中國歷史,朝代的更替,基本上可以綜合成為一個相同的劇本。國王或者皇帝治國的種種弊病,致使社會不公加劇,最終國家內外受敵,敵人得到支持,成功奪取政權;過程中一般人民參與度並不高。從這個角度看,你可以說歷史是必然的。如果你是漢朝的官員,你看到幾次的外戚宦官循環,在當時的你,一定會認定戚宦之爭的必然性。但是漢朝之後,這外戚宦官循環變得不再單純,可預測性低了很多,某程度上是由於相權的坐大。說到相權,將歷史往前推至春秋戰國,當丞相這百官之長的職務從相禮(主理行禮的官員),變成總理國政,相權與君權之間的互動,必然變得微妙。

可以肯定的是,偶然地總有丞相會想到挾天子以令諸侯,所以曹操的故事必然會發生,而司馬家故技重施亦是偶然的,但是這偶然亦有着神奇的必然性;即使曹家、司馬家不這樣做,亦必然有其他人做。個人認為,從短線而言,任何事都是偶然的,有點像財經理論的 random walk hypothesis 。但是將時間軸拉長,你就會看到歷史的必然性;正如 John Keynes(凱恩斯)所說「…, in the long term everyone is dead」,這是必然的事。然而,這必然性很可能又會因為偶然發現衰老基因而打破,或者延長。即使人類可以不老,但個別人士亦可能因為偶然的事故而不能長生。

總的來說,歷史是由一連串偶然的事件,在一個必然的趨勢之下互動;而這必然的趨勢又會因為偶然事件而改變發展方向,使這必然性的發展變成偶然。我們不必執著於歷史發展是必然性,還是偶然性,因為歷史就是必然性和偶然性的互動。就像瞎子摸象的故事一樣,對瞎子而言大象就是不同形態的集合,執著於任何一種形態都是錯誤的。

留言

請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