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RR不但沒有再升,還大幅下跌。我的平均購入價大約是238p,其間曾升上400p,我捨不得賣;今天跌至190p,我不想賣。就這樣,我違背了一向不跟股票拍拖的原則。
今天RR不但沒有再升,還大幅下跌。我的平均購入價大約是238p,其間曾升上400p,我捨不得賣;今天跌至190p,我不想賣。就這樣,我違背了一向不跟股票拍拖的原則。

今年五月,中美貿易磨擦再度升温。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宣布停供芯片給華為。消息一傳來,我立即想到「中國商飛」及它的C919。與此同時,腦海浮現出一架沒有引擎、沒有操控系統的C919。

轉瞬間,腦中又出現了兩間英國公司的股票編號: RR.L 及 BA.L。「商飛」買不了美國引擎,應該可以向 Rolls-Royce(勞斯萊斯,RR.L)買吧;沒有美國操控系統,應該會向 BAE Systems(英國宇航,BA.L)買吧。

就這樣,我按了按電腦鍵,成為這兩家公司的小小小股東。說起 RR 及 BAE,在我數十年的產品開發生涯中,有好幾次跟他們交集的機會,為他們以及他們的供應商設計過零配件。賺過人家的一點兒錢,心存感激,對他們多少有些好感。可是,買入股票好幾個月,兩家公司的股價浮浮沉沉,算來算去,在BAE股價上只賺了3%左右。心想 BAE 自己有造飛機,不一定願意為「商飛」提供操控系統。

另一方面,能製造操控系統的公司應該比能製造引擎的公司多,所以「商飛」不一定找 BAE,於是就把BAE的股票買掉了。至於引擎,能造的就只有美國雷神科技下面的 Pratt & Whitney(普惠)、美國的GE(通用)及英國的勞斯萊斯(RR)這三家。也就是說,「商飛」若買不到美國的引擎,只能求助於英國的RR。更重要的是,C919定價大約是5千萬美元,以RR引擎的標價,一對引擎就要3千萬美元;而且這是個賣家市場,唯一供應商,買家沒有太大議價空間,所以如果「商飛」向RR買引擎,RR應該賺得比誰都多。想到這兒,我心篤定RR可以乘風而起。

又等了一個月,今天RR不但沒有再升,還大幅下跌。我的平均購入價大約是238p,其間曾升上400p,我捨不得賣;今天跌至190p,我不想賣。就這樣,我違背了一向不跟股票拍拖的原則。說到飛機,相信不少人小時候都迷過飛機,對飛機部件和引擎有濃厚興趣。兒時住石崗機場附近,英軍時期機場可自由出入,偌大的機場是我們小男生的遊樂場。讀大學時,参觀過英國的飛機製造廠,近距離看過拆開的引擎。工作後,不時會翻翻飛機及引擎生產商的年報。指尖觸摸着年報內一張張印刷精美的飛機特寫,覺得身體也騰飛起來,內心充滿激情。現在冷靜想想,如果C919真如「商飛」宣傳所說的有大量本地及國外訂單,又如果「商飛」有考慮美國可能不供應引擎的因素,在正常情況下,他們應該會把RR的引擎當成second source。如果真是這樣,這些因素應該會反映在RR的股價上。以RR今天的股價表現,要不就代表「商飛」根本沒有找RR,要不就是C919根本只是一場夢?作為小小投資者,我內心充滿激憤。

老實說,我真有點兒後悔沒有在高價賣掉RR。理智的與感情激盪之下,感情往往會戰勝理智。我只好自我安慰:疫情會消退,航空業會回復正常。届時,不管C919飛不飛得起,RR作為行業龍頭,應該不會差到那裡……但願如此。

留言

請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你的名字